我爱辅助吧-是全网最大的辅助网,每天更新原创辅助资源。请记住唯一域名:www.52fz8.com
    1071714338
  • 首页
  • 《我有一座恐怖屋》第20章 凶案现场

《我有一座恐怖屋》第20章 凶案现场

发布:爱是一道光2019-10-6 0:07分类: 值得一看

 《我有一座恐怖屋》.jpg

    诡异的大火,消失的凶手,陈歌第一次发现自己很有讲故事的天赋,他结合网上的新闻播报和自己的推测,基本还原出了当年的灭门案。


    “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我为了给自己的恐怖屋寻找新的素材,夜探凶宅,但是却有了惊人的发现,这公寓楼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正常,我怀疑五年前的杀人凶手就藏在他们当中”陈歌掐灭了烟,看向手机屏幕。

    “有点意思,现实版狼人杀啊,下面有请预言家发言。”

    我是一条小青虫:“主播你就编吧,说的跟真的一样。你尽管扯,有一个人信算我输。”

    “九江市富安公寓,我上网查了一下,貌似是真的。”

    鹤山:“我相信主播。”

    我是一条小青虫:“就算主播说的不假,他怎么证明自己所在的房间就是当年的凶宅如他所说,公寓楼被大火焚烧过,可看他居住的房间,墙壁平整,地面干净,所有家具完好无损,这像是凶宅吗”

    “我不会在这方面欺骗你们,想要证明真的是太简单了。”陈歌移开梳妆台,取出水果刀,轻轻刮去角落里的墙皮涂料:“公寓楼出事后更改了名字,又里里外外重新装修了一遍,但不管怎么装修,有些东西是掩盖不了的。”

    他将墙皮刮去一层,露出了下面熏黑的砖块:“这就是火灾曾经发生过的证据之一。”

    渣男都得死:“不是,我现在好奇的是你为什么去酒店住宿会带锤子和刀你是想要冒充犯罪嫌疑人的同伴吗”

    “好好的墙皮被刮坏了,心疼公寓老板一秒。”

    “这公寓住一晚多钱啊连个电视机都没有。”

    陈歌看着弹幕,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各位,你们的关注点能不能不要那么刁钻给我点尊重行不行我现在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给你们直播啊”

    渣男都得死打赏一枚硬币:“投喂一毛,以示尊重。”

    对待水友,陈歌也只剩下无奈,这群老司机皮的很:“好了,下面咱们回归正题。在公寓楼里,我先后遇见过六个人,其中第一个是精神可能存在问题的女人,她在我进门的时候顺着门缝对我露出莫名的笑容,这个人我完全不了解,暂不讨论”

    陈歌将公寓楼内租户的外貌特征全部告诉了水友,其中还夹杂着他自己的分析:“从动机上来讲,房东是最有可能成为凶手的人,但是他跛脚,走的很慢。换一个方向从身体条件来说,一楼的纹身男和二楼的矮胖男人则更有可能。当然也不排除一楼的女人和瘦弱的王琦。”

    渣男都得死:“你说这么一圈等于没说,我还怀疑真凶是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呢,毕竟当年火灾过后,最大的受益人是他。”

    “确实有可能啊,老人现在瘫痪坐在轮椅上,不代表他五年前就已经瘫痪,再说凶手不是利用肢体搏斗杀人,而是纵火,老人完全有作案的可能。”

    “对,老人的瘫痪也可能是伪装的,最不可能是凶手的那一个或许就是凶手。”

    “其实我更怀疑一楼的那个女人,她对主播微笑,应该是在暗示什么。主播,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女人微笑时,嘴唇凸起的高度、张开的大小,让我从微表情心理学上给你分析一下。”

    “不记了”

    水友们的热情被调动了起来,直播间的人气增长速度也开始变快。

    陈歌默默看着弹幕,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发言:“看来还是需要我亲自去寻找更多的线索才行。”

    他把手机拿在身前:“我之前实地勘查了一遍,发现这栋公寓楼里一楼和二楼全部翻新,但是三楼的某些地方还保留着五年前的样子,等会我会进入其中仔细搜索,争取找到有用的东西。”

    “保留着五年前的样子怪瘆人的。”

    “悬案未破,死者会不会心有不甘,一直徘徊在原地”

    “夜探凶宅,真生猛”

    “不生猛怎么开鬼屋我给你们讲,上次我们一群人去主播的鬼屋找场子,结果胆子最大的两个人,一个被吓哭了,一个直接被吓晕了。”

    “你等等,为啥胆子最大的两个会被吓成这样那胆子小的呢”

    “你说的都是屁话,胆子小的人谁特么敢进他的鬼屋”

    “好像有点道理。”

    鹤山:“呵呵。”

    直播间的节奏已经跑偏,陈歌也不在意,他将水果刀放入口袋,练习了几次抽刀,然后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提着工具锤来到门口。

    这一次他学聪明了,先隔着门缝朝外面看了一眼,确定走廊上没人后才轻轻推开门。

    关门的时候,陈歌揪下一根自己的头发放到锁眼,这样如果有人在他离开的时候开门,头发就会被顶入锁孔深处。

    准备好后,陈歌穿过二楼长廊来到楼梯口。

    他动作很轻,没有激活声控灯,仅凭手机屏幕自带的亮光摸索前行。

    走上台阶,两边墙壁的颜色慢慢变深,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气味。

    来到三楼,陈歌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他背靠墙壁,注意力高度集中。

    第一次意外走到三楼时,他曾看见过一道模糊的黑影在走廊中闪过,那依稀是个人的轮廓。

    “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要小心。”

    手机发出的亮光将五年前的凶案现场呈现在眼前,陈歌看着墙壁上那一道道刻入墙体深处的划痕,不由的抓紧了手中的工具锤。

    平安公寓的建筑风格很特别,只有一个楼道口,而且靠近公寓右侧,这就导致左侧的走廊看起来格外的幽长。

    走在其中,后背发冷,就算贴着墙壁也很没有安全感。

    “起火点如果在三楼的话,这里根本无法保存下来,所以三楼很有可能是凶手没有光顾的地方。”陈歌拿着手机走在漆黑的楼廊里,两边的房门半开着,很多已经烧的变形。

    避开地上堆积的杂物,陈歌走进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房间里。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